本是后山人,偶作前堂客。醉舞经阅半卷书,坐井说天阔。大志戏功名,海斗量福祸。论到本是后山人,偶作前堂客。醉舞经阅半卷书,坐井说天阔。大志戏功名,海斗量福祸。论到囊中羞涩时,怒指乾坤错。


生存法则很简单,就是忍人所不忍,能人所不能,忍是一条线,能又是一条线,这个两者之间就是生存空间,如果我们真能做到忍人所不忍,能人所不能,那我们的生存空间就比别人大,这个市场竞争的确是非常历害,胜负往往就是在毫厘之间,两败俱伤,如果你比他多一口气,你就是赢家。


生存法则:忍人所不忍,能人所不能。扬长避短,拾遗补缺,学会在夹缝中求生存。


人从根本上要面对两个问题:一、生存,得活下来。二、是要回答生命价值的问题,让心有个安住。


他需要的不是忏悔, 而是一个忏悔的理由 。


女人不是因为被爱才可爱,而是可爱才被爱。


人的法则是:一颗阴暗的心永远托不起一张灿烂的脸。


命题有错,只要答就错,只要是需要证明的感情就有错误。

投石击水,不起浪花, 也泛涟漪。

天下之道论到极至,是百姓的柴米油盐。人生冷暖论到极至,是男人和女人的一个情字。

有招有术的感情,招术里面是什么不去论它了。没招没术的感情,就该是造物主给的那颗心了。

心是什么?心是愿望,神是境界。那是文化、阅历和天赋的融会。我们当然应该相信穆特太想演奏好了,但是她的性格底色是上帝给她涂上去的,只要她不能超越上帝,那她这个性格底色的脂粉气就抹不去,穆特的手是一双女人的手。

文化属性,就是指一个人、一个社会团体、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生产生活的习惯的定性(基本的文化素质表现)。这是一种思想程序,不以意志为转移;可以形象地说:“你的衣、食、住、行、言,处处都在从侧面折射出你的基本层次”,通俗的说法就是:通过你的行为表现,一眼就能看透你骨子里的东西,你不需要刻意的去掩饰什么,因为这毫无意义!

强势文化就是遵循事物规律的文化,弱势文化就是依赖强者的道德期望破格获取的文化,也是期望救主的文化。强势文化在武学上被称为秘笈,而弱势文化由于易学、易懂、易用、成了流行品种。

想干成点事就记住两句话,别把别人不当人了,别把自己太当人了。就这点规律而言,天下乌鸦一般黑。

别拿你的职业去拔高你个人的规格,让人轻看。

只要不是我觉到、悟到的,你给不了我,给了我也拿不住。只有我自己觉到、悟到的,我才有可能做到,我能做到的才是我的。

弱势得救之道,也有也没有。没有的社会就没有活力,而竞争必然会产生贫富、等级,此乃天道,乃社会进步的必然代价。无弱势,强焉在?一个"弱"字,弱已经在其中了。故而,佛度心苦,修的是一颗平常心。

是魔是鬼都是个表述,本质是思维逻辑和价值观与普通人不同,所谓的地狱之门也无非是价值观冲突所带来的精神痛苦。如果你是觉者,我尊敬你,向你学习;如果你是魔鬼,我鉴别你,弃你而去。即便是价值观不同,就真有那么可怕吗?

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归根到底一句话,客观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什么是客观规律,归根到底也是一句话:一切以时间、地点和条件为转移。

格律诗事件并不在于它自身有多少能量,而在于它引爆了能量,在于它修改了竞争规则。

透视社会依次有三个层面: 技术、 制度、和文化。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任何一种命运归根到底都是那种文化属性的产物。强势文化造就强者,弱势文化造就弱者,这是规律。也可以理解为天道,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神即道,道法自然,如来。

当人一旦从危险里跳出来,他就不再去关注这个事物的危险了,他的目光就会全部落在这个事物的利益上。

杀富富不去,救贫贫不离。救主的文化唯救世主可说,救主不是人,是道,得救不是破了戒的狼吞虎咽,是觉悟。

我也想挣大钱过好日子,但是如果我是为了挣大钱过好日子去当编剧,我既挣不来大钱也写不出好剧本。您熬了几十年都没成大师,就在于此。如果我的能力只能让我穷困潦倒,那穷困潦倒就是我的价值。

一、天上掉馅饼的神话,实惠、破格,是为市井文化。

二、最不道德的道德,明辨是非,是为哲人文化。

三、不打碎点东西,不足以缘起主题,大智大爱,是为英雄文化。

不管文化艺术还是生存艺术,有道无术,术尚可求,有术无道,止于术,你的前途在哪儿?就在无明众生,众生没有真理真相,只有好恶,所以,你就有了价值。

道即是规距,即有所能,必有所不能。

一切有为法,应作如是观,为法,如是,又当如何?还是有情本位啊,唯独出离不了一个情字,真希望能有个祈祷就管用的天哪。

“出国的人肯定得为居留权奋斗,我母亲连国籍都加入了。但是……这个我不说了,你把但是后面的东西说出来。“

“但是,你得到的,是人家德国人能够给一个中国人的东西,包括你在中国人面前的优越感。总有些东西是人家不能给你的,比如你永远是边缘人,你融入不了别人的主流社会。你不用表白,也不用提醒,人家错待不了你。警察是主流社会的标志,你在德国做不到,在中国就能做到,这是国籍和血统给你的权利,这就是祖国。”

“没有在国外呆过的人很难理解主流社会这个词对于一个普通公民究竟意味着什么。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就生活在主流社会,他们不缺祖国,缺的只是一点钞票,所以不理解……

悟道方知天命

修行务取真经

一生一灭一枯荣

皆有因缘注定

所谓的神话竟是这么简单。原来能做到实事求是就是神话!原来能说老实话,能办老实事的人就是神!

什么神话?不过是强力作用的杀富济贫,扒着井沿看一眼而已,不解决造血问题,谁敢拿着一个村子的农民去证明扒井沿儿看一眼的结果?那就不是错了,是罪。如果真理是人做出来的,那也不叫真理了,叫主义。

“生存法则很简单,就是忍人所不忍,能人所不能。忍是一条线,能是一条线,两者的间距就是生存机会。”“如果咱们忍人所不忍,能人所不能,咱们就比别人多了一些生存机会。市场的生存竞争非常残酷,胜负往往就在毫厘之间,两败俱伤你比他多一口气,你就是赢家。”

衡量一种文化属性不是看它积淀的时间长短,而是看它与客观规律的距离远近。

主流文化,当是推动社会进步、改善社会关系的文化。如果人的行为首先是政治的或宗教的需要,那么这种价值无疑也首先是政治的或宗教的价值。当社会将道德价值全部锁定在政治文化和宗教文化的时候,个人道德就没有价值空间了,既不利于鼓励强势对弱势的关注,也不利于社会整体道德素质由量变到质变的转化。

投石击水,不起浪花也泛涟漪,妙在以扶贫而命题。当有识之士骂 你比强盗还坏的时候,责骂者,责即为诊,诊而不医,无异于断为绝症,非仁人志士所为,也背不起这更大的骂名。故而,责必论道。

如果你背叛邪恶,上帝也会加冕这种背叛。

对于农民,从基础设置就不给他们期待天上掉馅饼得机会。我救不了他们。我能做得就是通过一种方式,让他们接受市场经济的生存观念,能救他们的只是他们自己。

自性本来,无需知道。这是根性的范畴,不是根器、智慧。

有招有术的感情,招术里边是什么不去论它了。没招没术的感情剩下的就是造物主给的那颗心了。

丁元英习惯地点上一支烟说:“王庙村家家有房子,有院子,有剩余劳力。咱们把转变观念这些不容易摸着的词都放到一边,一竿子到底。现在王庙村就差一样东西了,公司之所以敢在王庙村下决心,是相信王庙村有这样东西。”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问:啥东西?啥东西呀?

丁元英说:“不怕吃苦受累。”

“以后咱要挣很多钱了,还靠这个干法吗?”

“有了好条件,大伙儿就会琢磨更好的干法,那是后话了。”

“你看,夜色多美。到时候我就躺在你的怀里听音乐,听你给我讲天国、讲地狱,我就在你怀里悄悄死去了,我的坟墓上开满了细碎的勿忘我,在微雨的清晨,你穿过蜿蜒的小路而来,手里拿着一枝花在我的坟前默默伫立,啊……我就永远活在了你的心里。”

这个世界要不是黑白颠倒,那还叫众生吗?那该叫天国了。

他对我的感情不需要别人的理解,如果需要理解即是对这种感情的亵渎。

人从根本上要面对两个问题:一、生存,得活下来。二、是要回答生命价值的问题,让心有个安住。

看着遥远的救世主这部小说翻拍的电影天道,我真的有所感悟,就好像懂了,悟了。

就如同我一些本来就该知道的道理,现在可以实体化叙述了,我不知道我怎么描述我这种思想独来独往的崇高与孤独,也不知道怎么去喜悦终于找到一位同行者了。这部剧的男女主角我都代入了,或者说,是本该只有男主的,女主用了一种很汉子的方法去追男主。 当然这不是我想描述的,作者与我灵魂共振的不仅是他超越时代的见解与一针见血的气魄,更是他对那种音乐的喜欢,那种认真去分辨音乐本质追求音效的卓越,让我深有同感,第一次感觉有了知己这样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