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坐在我右边的比较内向封闭的男性,我们就叫他小严吧。我们三个人一起在女性朋友办的舞蹈班玩。我个人是比较喜欢节奏性强点的音乐,而且听到音乐就会不由自主的跟着节奏摆动。为了让这个封闭的小严也能够放的开,更准确的说是——我想看看他可以放得有多开,说服他让他跟着他们一起跳舞。我决定用暗示而非明示的方式,说服他的潜意识,让他自己有冲动想要这样做。我与小严聊天,他谈到他有时候常常封闭的原因:是因为没有自信。我说没有自信的真正意思:有时候在某些情景下人会感觉到不安和紧张,对环境缺乏自在的感觉。他点头表示同意。我说并非每个情景都需要让人感觉到自在自信,不同的环境需要不同的感觉。我的问题是,在哪种明明本应该感觉到自在的情景下,却难以反而没有这样的感觉?接着我让他想起一个类似的情景,他找了一个,就连“坐公交都感觉到不自在” 。
 
看样子,过度关注自己的一举一动了。所以说服他去场上跳舞不是件简单的任务。我感觉需要更多与他的潜意识部分互动。于是我设立心锚(非语言)然后我继续追问,“有没有这种经验,真正能够享受自己当下内心的感觉?就像你可以自在的在某个地方听着音乐,或是玩着游戏的时候。”

他想到了。“你能感觉到自在,同时当你就算在做公交的时候,你依然能想起那些节奏,那些愉快自在的感觉。同时带着这个感觉与它一起,并且 ENJOY YOURSELVE(用特定的音调,同时手指划过他的胳膊)去观察其他人,是否有真的ENJOY THEMSELVE”(心锚2,他的表情变得面露愉快) 我继续说“你知道这两者的差异吗?你可以思考,并找出类似的例子。”
 
于是他在找完,面试时候的不自在不自信的时候,我继续加入心锚2。我问他,这是一种什么经验呢?他说,感觉好象2个感觉并在一起,同时又从另外新的角度去感知和了解一些事情了,同时他的表情在若有所思之后,变得感觉轻松。其实他并不知道,什么是折叠心锚。但从他的描述来看,这已经很快速的发生了,并融合成了新的角度经验。

接着我就开始要说服他,去场上跳舞。得知他不会跳舞,所以我可以做的就是让他ENJOY。我问“有没有觉得胸口很堵,尤其是感觉到遗憾和错过的时候”他感觉了一下“有的”。我说这是每个人都会有的经验。于是我继续说“这种感觉,有时候我们感觉错过和遗憾,通常都会让呼吸积压到胃部,同时感觉到那里是不舒服的” 。他点头表示同意,于是我慢慢的在他胃部用手指打转(心锚3) 他看着我的手指,一边打转我一边说 “你有时候不自信是因为你感觉到不安,不安是因为你不能ENJOY YOURSELVE(心锚2 同时手划过他的手臂)

这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启动心锚3),如果你能够去和大家一起跳舞的话,你先不用去。你可以想象一下。我的手指向他眼前某一个柱子的一点,让他眼睛定点散焦。你看到自己在那里,听着音乐,并跟着,音乐,的节奏在动(这个时候,我跟着当场放的音乐的节奏说话)那种  感觉,就像你可以,完全的溶入  的时候,ENJOY YOUR SELVE(心锚2)如果你  真的  想错过的话,那  一定  是件,令人  遗憾的事情(用手指在胃部打转,并且音调转换)所以,  为什么  不   SO   为什么不  去  感觉  感觉  (音调变高,逐渐变强烈)

这时候策略启动了,他潜意识开始有所冲动和反应。但他依然没有动,他在那里坐了5秒左右回过神告诉我:“我刚刚有很强烈的冲动想要这样做。而当这个冲动已经,已经(表情好象有东西满出来)到达某个凌界点的时候,我又将它强致性的压了下去了” 。我知道,这是他长久以来不能感觉到自在和顾虑的根源地方,压抑的是潜在的人格状态冲突。于是我告诉他,这是你的冲突部分。他说是的,好象你在跟我讲话的时候,有时候我会下意识的分神。平时经常有这种情况出现,我感觉到你在引导我,可我就是有时候却分神了————我了解到,在他目前的意识状态里面,会一直冲突,让他无法去真正的去舞蹈并享受。因此,我决定消磨它的潜意识冲突的策略,将他引入催眠的入神稳定状态,不再冲突不再受自己的杂乱思绪干扰。我说“有些把你(我靠近他说话,并微微的低着头,)带出(转换音调,身体拉扯音调向后仰)思维的部分,其实是在避免你受到过度的不安,那种感觉会在避免的时候出现”就像(再次靠近他,微微的低着头)一下从某个地方,(发出机械的声音,从左直右,手指同时从左划向右边)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心锚4)

我让你跟你那个冲突的部分沟通一下,它告诉你哪些信息。意思是你只需要仔细去聆听,并等待,这个潜意识部分在告诉你什么。当他在聆听和观察脑海里面的画面的时候,他受到了一点信息,但这个信息并不是很清晰。于是我感知到这个部分一定有另外一个部分在抗拒,在保护他受到过多潜藏的压抑信息。于是我再次让他去感觉,我说:你肯定不能很完整的感知到它。就像你现在感觉一下,感觉一下的时候,它究竟告诉你什么?
当他在感知的时候,我发出机械的声音,从左直右。他一下好象跳出来了的反应,说:现在好象什么感觉都没有了,一下全跳出来了。我说“不会吧,这么快,不需要,你继续”(转换压低音调,提示到冲突部分)
当他继续感觉的时候,我再次启动机械的声音。他再次跳出来了,我说,哪有这么快?你的潜意识反应真快。
于是我再顺着机械的声音,由右直左的回来,并转换冲突部分的音调。“你。。可以。。。再回来”
他说“恩,是的”(他的表情又再次显示半入神的回来)
我说“不要这么快,一回来,一进去,你可以来回往返自己”

他一刚刚跳出来。我说“也可以不用那么,慢”(由右直左,压低)他陷入了混乱当中。 我告诉他,这不像在玩游戏吗?
“楸~~~~~~~~(左到右),人 可以让思维玩游戏”
“楸~~~~~~(右到左) 人可以回去”
他彻底的被自己的潜意识策略弄混乱了,我问他“人有时候还会跳跃的遗忘,还记得自己家电话号码吗?”
(逑~~~~~~启动心锚)他瞳孔放大,表情相当努力的回应,却回答不上来。我说“你不必要这么在意一些事情的,因为就像它就像久远的记忆。回去吧。”(很深沉的    ),触碰他的胸口,并说“慢一点,慢下去。”这个时候,他的分神的思维模式已经被消磨的差不多了。于是我借着机会进行暗示整合,(声音变得认真)有时候你过于在意一些事情,不同的事情,人们有不同的区分。就像,如果你认为你左边是天使,右边是魔鬼的话。你可能不知道站在哪一边。但人就是这样。有时候人会问自己,是否真的可以,享受愉快的同时又保有另外一种感觉呢?(压底音调)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人都会有天使和魔鬼的时候,有些情景下,你却可以保留。邪恶(愉快的音调)的同时  享受愉快(邪恶的音调)那好象是“邪恶的愉快”他已经相当的认真和入神了,为了避免打扰到他的领悟,我边喝水,边和我旁边的妹妹聊天。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微笑的带着狡诘看着他。他也这样类似的表情回应了我,同时说到“你,这就是邪恶的愉快”我说“你反应很快。何不去(轻松的表情)。ENJOY YOURSELVE呢?”(邪恶愉快的表情)。  而且没有人真的会,想错过那些感觉的,那并让让人感觉到舒服”(指着他的胃部)
我转过头。他并没有直接进去舞场。但过了一会,我和我妹妹一旁聊天的时候,看见他开始自个跟着音乐开始在那点头摆动,并带者悄悄愉快的舒服的表情。原先是坐在那儿拘束,肩膀紧张的双手抱胸。但看样子,他却开始慢慢尝试学习如何放开自己的心情,跟随环境乐在其中了。
 
 
寄语PS:其实在最后,我也会思考,为什么在有些时候,我们不把邪恶感加点愉快感,去独自享受邪恶的愉快,并ENJOY YOURSELVE?为什么那些原先你认为对你有所限制的社交环境,我们不能去乐在其中?哪些地方你可以有所保留,而哪些地方你可以让自己感到轻松自在?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0
相关推荐:
  • 培训师工具屋
    今日
    头条
  • 培训师工具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