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个瞎眼的按摩女放工回家,主人便拿盏提灯给她赶路。

“我是个瞎子,要提灯有什么用呢?”

主人说:“这么晚了,我叫你提灯是避免别人看不到你,撞到你身上。”

那按摩女听了主人这番话,觉得有理,便接过提灯,摸黑回家。

走到半路,她与别人相撞了:“喂!你没长眼睛呀?没看到我的提灯吗?八成是个瞎子!”

“你才是瞎子呢,你的提灯哪有光亮呢?”

对方不客气地回应道。

此时,按摩女才猛然醒悟,手中的提灯可能已经熄灭了。


【REN教练点评】

眼不明,看不到路人;心不明,看不到自己的盲点。盲女能从对方的态度反观到自己思维的盲点,但路人又看到了什么呢?